首页  >  万博体育登录入口专区  >  评论
沾染“全能神” 终成杀人犯
2021-06-03 来源:中国反邪教网

2014年5月28日,山东招远麦当劳餐厅里发生的命案震惊了国内外。案发后,经过公安部门的侦查、检察机关的审查起诉,最终于2015年2月2日,凶犯“全能神”信徒张帆、张立冬被依法执行了死刑。多年后,当我们再次对血案背后的来龙去脉进行分析、弄清缘由,静心思考,不难发现“全能神”邪教组织狰狞的面目。而原本天之骄子的女大学生张帆,因参与邪教“全能神”,最终一步步沦为了杀人犯。

不可自拔


小时候的张帆很乖巧懂事,聪明能干,2008年从中国传媒大学学校毕业。2007年1月,张帆在家门口捡到一本介绍“全能神”的小册子,后逐步陷入“全能神”邪教。2009年夏,她多次参加吕迎春在山东招远“全能神”聚会上的讲课。后来,张帆又将“全能神”介绍给了父母、妹妹和弟弟。当年秋天,为了信“全能神”方便,张帆举家搬到了招远定居。

“全能神”是由原“呼喊派”骨干赵维山于1989年创立的。它打着基督教的旗号,散布歪理邪说。“全能神”组织要求信徒献身组织, 鼓吹“传得越多,将来就可进天国”。此案中张帆大学毕业,本有大好的前途。可是,因为偶然的机会信奉“全能神”,痴迷深陷下去,被天国的谎言混淆了正常的思维和情感,放弃了一切。在张帆的世界中,只有“全能神”,她不但自己信,还要传给家人,结果其父母亲人都纷纷陷入邪教的泥淖。

丧失人伦

随着张帆与吕迎春的交流增加,她的精神发生着更大的变化。她通过跟吕迎春交流,回忆往事,越回忆越觉得她母亲过去在中间挑拨她跟父亲、弟妹之间的关系。慢慢地,母亲陈秀娟成了她眼中的第一个“恶灵”。“我们发现了神的旨意,我妈是‘邪灵’,是‘恶灵之王’。” 为了让父亲远离母亲,她鼓动张立冬将其过去的情人张巧联找来,让他父亲和张巧联一起生活。“我觉得他们俩才是夫妻,吕迎春给他俩起了新灵名,我爸叫亚当,张巧联叫夏娃。”

其实,“全能神”组织一方面宣扬信教能治病,鼓吹“万教归一”“守圣洁”;另一方面,痴迷者迷失自己,自我麻痹严重,并且思想顽固不计后果,以为这样就是所谓“神家”的生活了。如果与谁产生矛盾或者看谁不顺眼,就把这个人作为“假想敌”,作为“恶魔”除之而后快。张帆把亲生母亲看作邪灵,丢掉了人性间最纯真的母女情,变得麻木凶狠,满脑子都用恶毒的词语形容母亲,失去了最基本的伦常,让母亲饱受痛苦的煎熬!

绝对控制

“全能神”具有严密的组织结构,分教主、祭司、教会、分会、小会等,呈金字塔式的结构模式,内部组织体系十分严密,所有信徒必须无条件听神的话,不准质疑,不能分析,也不能研究神的话。每个地区根据自己的情况做出工作安排。在张帆所在的“全能神”组织里,她和吕迎春职务最高,她们都自称“神自己”,其父亲、妹妹、弟弟、张巧联都属于“祭司长”。“5.28”案发当天,张帆听到被害人吴硕艳拒绝提供联系方式时,说了“有病”两字,她觉得自己又遇到了“邪灵”。于是,她举起身边的椅子,向吴硕艳砸去,并以上级的身份,要求同伴消灭“恶灵”。 行凶者张立冬后来说,“因为‘长子’(大女儿张帆)说受害者是恶魔,让他们把这个‘恶魔’除去,一定要打死!”因为张帆父亲张立冬视其女儿为“神”,必须服从!所以罪恶随时可能从某一级“神”开始产生,信徒却成了无辜的帮凶。

杀人害命

张帆始终活在自己的世界里。“她说你们世俗社会怎样怎样,我们灵界怎样怎样。”关于杀人,张帆认为自己肩负着神的职责,她觉得,杀死“恶灵”,是她义不容辞的责任。就算获刑后,仍然声称:“判死刑了,我们也不会死”。 生存权,是最为核心的人权。人权尚不能保障,皮之不存,毛将焉附?可见,招远血案“全能神”凶徒夺人性命,践踏人权绝非偶然,张帆只是邪教“全能神”一个可恨又可悲的牺牲品,归根结底是邪教教义扼杀了其正常生活轨迹,让原本有着锦绣前程的大学生,一步步走向了犯罪道路,成为社会的公敌!

以管窥豹,像“全能神”这样的邪教都是祸国殃民的一丘之貉。“法轮功”“华藏宗门”“门徒会”等邪教组织诱骗信徒,公开与法律对抗,谋财害命,做尽违法犯罪的恶事。我们只有高扬法律武器,严厉打击邪教组织,消除邪教“恶之花”滋生的土壤,让人们远离邪教之害,才能过上幸福安康的生活。

分享到:
责任编辑:力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