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>  万博体育登录入口专区  >  曝光
巧用法律与伦理教育唤醒涉邪医师
2021-05-19 来源:中国反邪教网

/“我愧对党组织多年的培养,愧对人民的信任,愧对家人。我不知道在这个过程中,多少人会因为我的职业而误信/‘法轮功/’,我对不起他们。/”

朱志明(化名),男,53岁,本科学历,广东省东莞市某医院外科医师。作为一名高学历、高社会地位的副主任医师,治病救人本是他的职责和初心,却因误信/“法轮功/”邪教组织,借机向病人宣传/“法轮功/”,甚至多次参与非法活动。这种既是受害者,亦是施害者的情况使其在接受帮扶教育的过程中表现得十分抗拒,思想斗争剧烈。

反邪教志愿者根据其具体情况,制定了以法律与伦理为主的教育计划,成功助其摆脱/“法轮功/”的桎梏。

深陷泥潭,执迷不悟

/“红斑狼疮症困扰了我很久,虽然一直积极地接受治疗,甚至钻研起相关的治疗方案,但这个病一直没有痊愈。/”朱志明拥有一个和睦美满的家庭,妻子贤惠、孩子懂事,自己也凭着精湛的医术帮助了不少病人,受到了广泛的好评,生活充满美好。但久治不愈的红斑狼疮症使他把这一切美好都忽略了,能医不自医的他钻起了牛角尖/…/…

2013年,在偶然的情况下,朱志明接触到了号称能/“祛病健身/”的/“法轮功/”。为追求/“消业袪病/”,在邪教泥潭里越陷越深的朱志明开始通过网络,制作大量非法书籍及宣传物品,四处讲所谓/“真相/”,并借着医生的身份向病人/“弘法/”,向医院同事、领导派发宣传单。为提高/“弘法/”的效率与覆盖面,朱志明甚至开始使用伪基站群发短信,很快,他成为了珠三角地区/“法轮功/”邪教组织的骨干成员。面对行为越来越出格的朱志明,政府相关部门及单位苦口婆心地教育和劝说,可是朱志明依然我行我素。

2016年,朱志明在公园内使用伪基站群发/“法轮功/”宣传短信时被当场抓获,妻子每天为了解情况四处奔走,以泪洗脸,一个美满的家庭面临破碎。

以普法教育为器,架起法律/“高压线/”

/“真善忍没错,做好人没错,我没有错!/”这是朱志明刚开始与反邪教志愿者交谈中经常强调的一句话。在教育帮扶工作初期,面对反邪教志愿者的面谈沟通时,但凡涉及/“法轮功/”的问题,朱志明表现得寡言、淡定,时而以冷笑的方式予以回应。

为消除朱志明的对抗情绪,反邪教志愿者摆事实讲道理,向朱志明提出了尖锐的思考题:/“你知道制作、传播邪教宣传品,使用伪基站群发宣扬邪教短信是违法犯罪的行为吗?/”/“真、善、忍没错,做好人没错,我没有错!/”朱志明理直气壮,他坚信自己所作所为都在行善,他的一切行为都遵照了做/“好人/”的原则,而反邪教志愿者的帮扶教育也是/“师父/”李洪志给他设置的一个考验。

/“好人的定义是什么?做违法乱纪的事情还算是做好人吗?/”反邪教志愿者向朱志明问道。/“违法乱纪显然不是好人,但刑法没有明文规定不能修炼/‘法轮功/’,我没有违法乱纪!/”朱志明激烈地回应。反邪教志愿者把最高人民法院、最高人民检察院联合发布的《关于办理组织、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等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》递给朱志明,并向朱志明讲述了身边一些因为制作、传播邪教宣传品而获刑的真人真事,朱志明看着《解释》里对邪教明确的界定,哑口无言。但是他的内心怎么也想不明白宣称/“导人向善/”的/“法轮功/”到底邪在哪里?

以伦理教育为桥,搭建信任沟通平台

/“讲完事实道理,我们来谈谈伦理。/”经过两天的法制教育,朱志明的态度有所改变,严肃但积极了起来。

在谈话过程中,反邪教志愿者主动拧开矿泉水的盖子,将水递给朱志明,看见朱志明衣着单薄,关掉了室内的空调。也正是这些细微的关怀动作,朱志明感受到了反邪教志愿者真切想帮助他的心,对抗的情绪逐渐减弱。/“好人的标准的是什么?做好人有道理,但在生活中我们既要讲道理,亦要讲伦理,/”反邪教志愿者接着强调,/“于我们而言,好人的标准是助人为乐,但也要照顾好自己的家庭!这是伦理。/”

朱志明点了点头回应:/“我自认为我做好了为人子,为人夫,为人父的责任。/”/“但是《转法轮》一书里提到你的母亲不是你的真正母亲,你的真正母亲是你的元神的母亲,你认为这句话符合三纲五常吗?再说,如果真按照/‘法轮功/’的经文所说/‘大义面前无父母、无妻儿,坚修大法不动摇/’,你真的就舍得抛下家庭离去吗?如此下去,社会都将变成什么样子了?还有诸如/‘法轮功/’练习者层次高,不同于常人,修炼/‘法轮功/’就要抛弃名利情,才能上层次达到圆满一系列的歪理邪说,这又符合三纲五常吗?/”这一系列与现实伦理矛盾的问题让朱志明心里十分纠结,朱志明的思想出现斗争。

反邪教志愿者把朱志明孩子录制的视屏、妻子写的信件交给朱志明,/“老公,醒醒吧,放下这个误人的/‘法轮功/’,好好经营我们的家才是正事。/”此刻,朱志明沉默了,眼泪止不住地流。

深化邪教本质的教育,促使朱志明彻底转化

数日的帮扶教育,使朱志明开始醒悟,但他的思想斗争仍然强烈。为缓解朱志明强烈思想斗争,使其彻底醒悟,反邪教志愿者通过结合/“/‘法轮功/’的发展历程/”/“4·25事件/”以及/“天安门自焚/”一系列事件,并列举出/“法轮功/”网上所谓的/“天安门事件真相/”对/“法轮功/”进行了深度的剖析。/“他们的网上谈到了天安门自焚事件的疑点,你作为一名医生,怎么看待其所提到的对于烧伤的包扎疗法和暴露疗法?/”朱志明迟疑了一下:/“包扎疗法和暴露疗法都是有的,这个我很肯定,对此也一直存在疑问,但总是下意识地抗拒去考究这个问题。/”

在持续一个星期的帮扶教育及一系列的剖析后,朱志明认识到/“法轮功/”不断地伪造和扩大社会的阴暗面,从而获得更多的认同感的本质。/“兼听则明,偏听则暗,其实我很早就有一系列的疑问,只是由于练功过程中规律的作息和适当的运动,我感觉到身体状况有所好转,并错误地把这种变化认为是练了/‘法轮功/’的功劳,所以不敢深入、客观地去看待问题。/”此时,一直沉迷于/“法轮功/”不能自拔的朱志明终于醒悟过来。

与众多看清邪教真相醒悟过来的人员一样,朱志明第一时间想起了自己的家人,流下了悔恨的泪水,/“我愧对党组织多年的培养,愧对人民的信任,愧对家人。我不知道在这个过程中,多少人会因为我的职业而误信邪教/‘法轮功/’,我对不起他们。/”

幡然醒悟的朱志明意识到自身必须走上救赎之路。/“邪教就如病菌,而邪教修炼者则好像是受感染的部位,该手术的必须手术,该治疗的也必须要及时治疗,否则小病也会变成大病/”。明白这个道理后,朱志明松了一口气,脸上出现了真切的笑容:/“如果有机会我希望能够加入到你们的队伍,将我的经历,将我所知道的/‘法轮功/’真相分享给更多的邪教修炼者,我希望能够弥补我过去犯下的错误。/”

分享到:
责任编辑:力枫

好书共享